来自 家用电器 2019-06-11 15: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韦德国际体育官网 > 家用电器 > 正文

贾未回孙走了 乐视优质资金财产面对再也估值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徐志摩式的诗人柔情从不属于孙宏斌。这个近年来在土地招标和企业并购市场风头正劲的山西籍商人,既不屑于“悄悄地来”,也终不会“轻轻的走”。 原定任期至2018年10月13日的孙宏斌,提前7个月离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且一并退出董事会,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宣布离职的3月14日当日,乐视网(300104.SZ)13:00开市起停牌核查。16日股票甫一复牌即遭遇一字跌停,经两天周末闭市后,3月19日该股再次暴跌9.95%,收于每股5.34元。 此前,孙氏已在公开场合多次流露出对巨额注资乐视网的信心动摇和无法带领乐视走出泥沼的遗憾,这与其对乐视充满雄心壮志的表态仅相隔8个月。而更有细心人士注意到其在个人微博中的某段留言:我们知进退,在放弃上,没有人比我们更决绝。事实上,时年55岁的孙,肖兔。 孙宏斌的抽身,旋即引发外界对乐视网未来走向的猜测——“破产说”、“退市说”、“顶尖互联网企业接盘说”,各种传言甚嚣尘上。 至于被认为是孙宏斌最为看中的乐视土地资产,目前看来,也可能并不如预期中“河畔金柳”般美好。 那些年圈的那些地 孙宏斌短时期内连番百亿级出击,试图将融创、乐视乃至万达结合共创“美好生活”的构思,确实震动了中国企业界和资本市场。曾有人总结,按照孙的收购路径,其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应该就是:先买套融创的房子,打开乐视电视,陪亲人观看乐视影业的电视剧,拿着乐视手机预定万达的电影,周末陪亲人去万达城逛逛。 而“美好生活”场景的第一步,仍是融创的原本主业——建房子。当初孙宏斌跟乐视结合之初,外界普遍认为孙看中了乐视貌似颇为可观的土地储备。 根据各方对乐视公开资料总结,乐视在全国各地的土地储备相当于一个中型房地产公司的规模,占地规模据估算约25920亩,估值约200亿元,且多分布在重点城市。 除融创当时与乐视结缘的北京三里屯的商业地产世贸广场·工三项目外,贾跃亭号称在十余年“跨越式”发展中,还屯下了山西临汾约3000亩生态农业产业园。2015年9月,乐视与重庆市政府达成战略合作,后者宣称会提供百亩土地用以建设乐视云总部基地;2015年11月9日,乐视以4.2亿元拿下重庆两江新区195亩纯居住用地和187亩商业用地;2015年12月,乐视又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内华达州拿下5500亩地,用于建设超级汽车工业城。 乐视方面还投资30亿元将在重庆江北嘴建设酒店、公寓综合体项目,其规模约16万平方米。2016年5月,乐视又花费30亿元买下世贸股份旗下公司持有的北京财富执业有限公司及世贸商管公司持有的新世纪公司100%股权,而财富时代最主要的资产即世贸广场·工三项目。此后,乐视又以16.5亿元收购了雅虎公司靠近硅谷心脏地带的300亩土地,2016年年末还以2.79亿元成交价拿下浙江德清县经济开发区90万平方米的工业用地。 除此之外,乐视在当年风光无限时与各地政府达成连串战略合作获取土地,包括足球基地、总部大厦和比赛用地等。 据上述土地估算,乐视旗下至少拥有25920亩土地资源,而融创作为全国排名第四的开发商,在并入乐视和万达前,融创在2016年半年报中显示的土地储备为3375万平方米,乐视的土地储备基本为融创已拥有土地储备的一半。 优质资产谁说了算? 因乐视网前创始人贾跃亭的妻子甘薇为重庆人,在乐视的土地储备中,最为优质的土地资源均集中在重庆,其中包含两块位于两江新区的居住用地。2017年12月,融创旗下的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全资获得了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将重庆两江新区382亩优质土地纳入麾下。 据了解,乐视当年以4.2亿元总价拿下的这两宗地块,楼面价折合约1054元/平方米。而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重庆两江新区最新出让的土地楼面价已达到近5000元/平方米。 但除此之外,之前被外界普遍看好的乐视土地储备,多为“不太值钱”的工业用地和商业用地,与产业发展息息相关,很多可能沦为空头支票,并不能为融创带来实际的利益。比如当年与天津市计划建设的乐视超级生态城,与海口政府共建青少年足球基地,以及在深圳建立总部大厦等计划,都将随着乐视相关产业的落寞成为空谈。 而位于一线城市的商业项目,也未必能为融创带来可观收益。以世贸工三为例,乐视控股在乐视危机发生前以29.72亿元获得世贸工三项目100%股权,危机爆发后,乐视曾多次寻找买家和商业合作伙伴,但因为价格原因均未果。目前,入驻该商业项目的多家品牌商户选择停业或者直接撤离。 至于位于北京四环朝阳公园姚家园路附近的乐视总部大厦,在2011年年末多次出现在中介公司出售公告上,该楼宇面积2万平方米,售价约14亿元。 不止于地产业务。孙宏斌想要盘活的“优质资产”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也并未如预期的方向发展。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是孙宏斌入主以来推进的头号工程,孙氏甚至通过增资方式取得乐视影业的完全控制权,希望以此加快重组进程。但2018年1月19日一则公告宣布乐视影业重组失败,孙宏斌的希望也就此破灭。 根据融创2017年半年报显示,融创投资部分从2016年上半年的23.55亿元亏损扩大至39.72亿元,其中,对乐视网及乐视致新的投资损失共计39.19亿元。 乐视网出路依旧是谜 孙宏斌的撤退,以及乐视2017年业绩巨亏的公告,再次引发了大众对乐视网退市、破产、重组的猜想。 2月28日,乐视网发布业绩快报,2017年,乐视网实现营业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2192.53%。 公告称,公司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大幅下降主要与公司广告收入、终端收入及会员收入等业务出现较大幅度下滑相关,以及公司日常运营成本和融资成本不断增加相关。同时,公司预计将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帐准备约为44亿元,而对无形资产中的影视版权,及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长期资产存在减值风险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最大的麻烦还在于“墙倒众人推”。最近一则关于乐视网上市造假的信息再度引发网络世界一片喧嚣。有消息称,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的李量,为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至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务,共计折合人民币693.62万元。 就在孙宏斌宣布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前5天,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通过官网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中明确指出,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或披露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构成欺诈发行,或者被人民法院依据《刑法》第一百六十条作出有罪生效裁判,将被强制退市。 不过,有市场观察家指上述涉及李量的消息已是“旧闻”,不排除相关力量利用舆论影响乐视网股价。数据显示,3月19日,来自福建的游资通过华泰证券、华福证券、招商证券位于厦门、莆田等地营业部,4小时内抄底6100万元。

图片 1

孙宏斌的2017:承认投资乐视是错判 愿赌服输图片 2

2018年1月24日,位于北京东四环姚家园路附近的乐视网总部大楼。(视觉中国/图)

救乐视、买万达文旅城,这两笔在2017年吸引了资本市场目光的大交易,都与“白武士”——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密不可分。@今日话题 $乐视网$$融创中国$2017年伊始,孙宏斌以150亿入主乐视,7月份又宣布斥资438.44亿元收购万达商业旗下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每当在参与并购案之初,在面对公众时,孙宏斌对并购对象的公司和企业家都不吝赞美。孙宏斌说,“我一直看好老贾,老贾是个好人,具有前瞻性,是一个很稀缺的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 而对于王健林,孙宏斌则称,“王健林是我最尊敬的优秀企业家。”“美好生活是什么?先买套房子,再回家看个电视,电视上放我们的电影,到万达城玩。”孙宏斌在演讲中这样总结两笔交易。150亿支援山西老乡贾跃亭和孙宏斌同为山西人的贾跃亭在2004年创办了乐视,其初始业务是视频。此后,贾跃亭开始快速扩张乐视的业务,为资本市场描绘了一个乐视“生态圈”的美好前景。在贾跃亭构建的版图中,形成了互联网生态、内容生态、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体育生态、互联网金融生态七大子生态。贾跃亭曾表示,这七大生态“一个都不能少”。然而,贾跃亭躁动的冒进、高昂的债务、无以为继的商业模式和杠杆收紧的背景下,贾跃亭曾在多次演讲中津津乐道的乐视七大生态构想已然崩塌。从2016年起,围绕着乐视的坏消息就不曾断过,和易到互撕、乐视高管离职、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乐视生态“帝国”摇摇欲坠、生态几近分崩离析。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发出内部信承认遭遇资金问题,并承诺在3-4个月内解决这一问题。一个月之后,2016年12月7日,乐视网开始停牌。就在乐视资金链陷入危机之际,作为贾跃亭山西老乡的孙宏斌出现了。2017年1月份,孙宏斌携150亿元火速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公司。融创获得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和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这三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派驻董事和财务人员。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乐视致新成为融创中国的联营公司。贾跃亭与孙宏斌祖籍同为山西,这被外界解读为老乡之间的一次救援。孙宏斌一直强调,房地产业务是融创的绝对主力,投资乐视是比较小的现金流份额,对未来融创的发展没有实质性影响。2017年3月28日,在融创中国的业绩会上,孙宏斌透露,已经向融创投资的三家公司(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派了董事人员。对于乐视网,孙宏斌派出的是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而对于乐视影业,孙宏斌则亲自坐镇。5月21日,乐视网发布了《关于聘任公司总经理的公告》,公告称,为集中精力履行董事长职责,将工作重心集中于公司治理、战略规划及核心 产品创新,提高公司决策效率,贾跃亭先生特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在这段时间里,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的质疑开始掀起。尽管孙宏斌在多个场合公开为贾跃亭站台,并表示,“我一直看好老贾,老贾是个好人,具有前瞻性,是一个很稀缺的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 但难以回避的是,持股比例只有8.56%的孙宏斌对乐视“去贾跃亭化”的影响正在一步步显现。2017年5月22日,在融创中国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孙宏斌重申:“老贾还是公司的核心,现在有一个CEO能够管理公司日常,执行董事会定的战略,也能够互相讨论,这是个挺好的事情,这也是乐视网上市体系走向成熟的标志。第一次投资的时候我就说过,第一个就要改善公司的治理结构。我们做的事情没有超过合同里面半点范围。”?承认投资乐视是错判:愿赌服输然而,孙宏斌对乐视坚定的看好,似乎也随着乐视日后逐渐爆出的一系列问题发生了动摇。在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现场,孙宏斌谈到贾跃亭时哽咽了。孙宏斌表示,“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上这么牛,我们不想着害人。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在孙宏斌的构想里,乐视网的商业模式改一下就是赚钱的。“这种商业模式就没有做错什么事,我们把这个商业模式新乐视包括上市公司、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云,我相信这个新体系将来一定是有价值的。乐视电视,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老贾让我们有一个腾飞的基础来继续做。新的乐视商业模式完全不同,视频平台这块竞争不过BAT,因为他们的流量多,那我们往后退一步,做互联网电视,这一块BAT谁都没有,不做平台去做内容,BAT都要来抢的。商业模式稍微一改就是赚钱的。”孙宏斌在台上说道。2018年1月19日,停牌9个月之久的乐视影业正式宣告了为期两年注入重组案失败。此次终止乐视影业的注入,主要仍在于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21.81%股权处于司法冻结状态,这与乐视控股出具的承诺相违背。同时,由于乐视影业仍对乐视控股有17.1亿元的应收账款未收回,且乐视控股短期内对债务解决不能形成很好的方案,最终导致交易无法推进或无法获得批准。2018年1月30日,乐视网交出了2017年的成绩。财报数据显示,乐视网2017年全年预计净亏损116.049534亿元-116.099534亿元。而在2016年,乐视网的盈利为5.547592亿元。?“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这是孙宏斌1月23日在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参与投资者交流会时说的话。 “做生意总是有赚有赔,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如果没有风险也就没有回报。如果把风险控制到零,那只能把钱存到银行了。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地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融创2017年半年报的数据显示,在利润方面,融创投资乐视部分亏损了约15亿元。“雪中送炭”王健林:438亿元买下万达13个文旅城除了从贾跃亭手中接下了乐视这个处于风雨飘摇的公司之外,此前孙宏斌还从万达商业手中以438.44亿元买下万达13个文旅资产。2017年7月10日,万达商业和融创中国双双宣布,旗下13个文旅项目按照注册资本的价格作价,加上76家酒店,打包以632亿元卖给了融创。同时,双方还约定了“四个不变”的条款——品牌不变,项目持有物业仍使用“万达文化旅游城”品牌;规划内容不变,项目仍按照政府批准的规划、内容进行开发建设;项目建设不变,项目持有物业的设计、建造、质量,仍由万达实施管控;运营管理不变,项目运营管理仍由万达公司负责。这样的约定,让万达商业有了个品牌出资、轻资产运营的故事可以讲,而那些万达当年谈妥的地方政府,也不会有明显的反弹。然而,孙宏斌并不想要酒店这类的重资产。9天之后,7月19日,万达商业和融创中国在北京召开合作发布会,而广东开发商富力地产临时加入了这笔资产交易。根据协议内容,融创以438.44亿元收购十三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并由交割后项目承担现有全部贷款约454亿元。而富力地产以199.06亿元收购77家城市酒店全部股权。在当日的签约仪式上,孙宏斌在发言中曾表示,这次合作王健林选择融创作为合作伙伴是对融创的信任,万达集团成功漂亮的转型是融创和中国企业学习的榜样。王健林选择融创是对团队的认可,对高端项目操作能力的认可。不辜负这次信任。孙宏斌说,“王健林是我最尊敬的企业家。”2017年9月6日,孙宏斌在其朋友圈转发了一篇题为《请对王健林多一些善意》的文章,并加上评论:王健林是我最尊敬的优秀企业家。孙宏斌说:“万达商业全部平台直接就业近200万人,间接就业超1000万人,每年新增就业占全国2%,每年缴纳400亿左右的税收。万达是世界级的优秀企业,王健林是我最尊敬的优秀企业家。”在融创中国2017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在谈到贾跃亭时,曾提到过,相对于贾跃亭没有断臂求生、破釜沉舟,把乐视做失败来说,王健林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除了接手万达13个文旅城项目,孙宏斌还参与收购万达商业H股退市时的股权投资。1月19日,大连万达集团官方发布消息称,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云商(002024.SZ)、融创中国和京东340亿元入股万达商业,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这将是全球互联网公司和实体商业巨头之间最大的单笔战略投资之一。其中,融创中投资95亿元,持股比例3.91%。“房地产是融创的绝对主力”尽管孙宏斌大笔资金入股乐视,接手万达资产包,但孙宏斌一直强调房地产业务是融创的绝对主力。在此前乐视的发布会上,孙宏斌曾表示:“我在很多场合说过,我们就干房地产,不转型。但我也说过,我们一定要早点想这个事。房地产行业在2015年是8万亿的销售,2016年是11.5万亿,今后我估计会保持在11万亿的样子,增长挺难的。我还是回去盖我的房子,投资乐视就是看好贾跃亭这个人和他的团队,融创可能会参与董事会,参与学习,大家一块探讨,我觉得我们给乐视带不来任何东西,我也没有精力,而且他这个买卖没我的大。”“美好生活是什么?先买套房子,再回家看个电视,电视上放我们的电影,到万达城玩。”从孙宏斌的表态可以看出,他试图将两笔交易与自己的地产生意最终结合起来。在孙宏斌大举入股乐视网半年之后,融创中国曾发布公告称,融创将成为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将在地产产业(包括但不限于影视产业、汽车产业、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等方面)深度合作,同时融创旗下天津嘉睿汇鑫将就乐视系的其他股份拥有优先投资权。根据融创中国的披露,该公司已经接手了乐视系公司的部分地产项目。2017年3月1日,融创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重庆融创与乐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订立合作协议,重庆融创从乐视投资手中收购了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50%的股权,价格为2.2亿元。重庆乐视界主要从事开发位于重庆市两江新区的龙兴项目,主要开发为住宅及商业用途,占地面积25.44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基39.92万平方米,可售面积35.61万平方米。此外,融创还从乐视手中以3亿元的价格拿到了在上海隆视广场项目运营主体上海隆视50%的股权。上海隆视广场项目的主要开发为办公用途,占地面积1.58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积6.1万平方米。对于万达来说,两者结合则更加紧密。孙宏斌表示,“一直看好消费升级的行业,大文化、大健康、大娱乐的项目。如果我们后面投资教育和医院的项目,大家也不要吃惊,下一步要和王健林合作大健康城的项目。王健林要在一个小区里面建7个医院,相信我们将来会是文化旅游产业物业最大的持有者,持有几千亿的资产。”孙宏斌透露,未来会和万达城有新的合作,“我和老王说至少再做20个吧,融创会文化旅游文化健康教育,跟房地产有关系的,10年之后希望其他业务占到房地产业务的一半,转型到消费升级。”2018年1月5日,融创中国发布业绩公告称,公司2017年全年实现合约销售金额约3652.6亿元,合约销售面积约2229.8万平方米,合约销售均价约16380元/平方米。随着销售额的大幅增长,在2017年中,融创的股价也屡次创新高,全年涨幅高达425%,在港股房企中仅次于中国恒大的股价涨幅458%。

(本文首发于2018年4月12日《南方周末》)

三年间,乐视网的股价从每股44.72元跌到了4.6元上下,缩水90%。它究竟欠了多少债,尚有多少资产,还能否“起死回生”?

9个月前,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但现在,他似乎又将卷土重来。

2018年4月8日,根据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信息,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以底价3.641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

很快,深圳证券交易所对乐视网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与睿驰汽车的关系,还有买地的钱从哪里来。

在贾跃亭重起炉灶之时,他曾一手创立的乐视网却处于摇摇欲坠的边缘。

2018年4月2日,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300104.SZ,下文简称乐视网)回复深圳证交所的问询函称,截至2017年底,乐视网尚不存在净资产为负的情况,但2018年不排除这样的风险。也就是说,直到去年底乐视网还没有资不抵债,但已十分危险。

在此五天前,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融创业绩发布会上,意外地唱衰自己投资的乐视网,“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了,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

此言一出,乐视网股价加速下跌,从每股5.12元跌到了4.78元,截至发稿时都没有再升回5元以上。

乐视系链条债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乐视网公告及历年年报发现,截至2017年底,乐视网的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92.88亿元,其中有56.19亿元会在2018年到期,迫在眉睫。

乐视网融资和贷款之后,其中大多流向贾跃亭曾控制的关联公司,形成了巨额应收账款。截至2017年底,乐视网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71.81亿元,其中关联方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7.26亿元。

这笔钱很难要回来。截至2017年底,一共仅收回0.18亿元,按照比例来看,要回来的应收账款只有0.15%。

这些要不回来的钱,根据其公告显示,主要是乐视系非上市公司的欠款,而目前“非上市体系关联方大部分已资不抵债”。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债务链条,乐视系非上市公司还不上乐视网的钱,乐视网就还不起银行和上游关联方的钱。

实际上,乐视网的应收账款在过去四年中是一路攀升的。据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盘点,2014、2015、2016三年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是22.79亿、49.53亿和100.25亿,“这其中所隐含的风险已经显而易见”。

“从乐视网本身的财报角度来说,2017年最可怕的不是有多少经济损失,而是销售收入的持续下降。”薛云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他做过一个季度财报分析,2016年第三季度乐视网销售收入有67亿,而后一路降到51亿、41亿、14亿,2017年第三季度仅有5亿,“从经营的角度讲,乐视已经很难起死回生了”。根据公告,乐视网2017年度总收入74.6亿,较去年同期下降了66%。

正是这家收入飞速下跌的公司,曾经谱写了证券市场极速上涨的神话。

2016年乐视网销售收入超过200亿,较十年前增长了595倍。上市以来,公司股价上涨曾超过10倍、最高时超过20倍,“在三千家上市公司中,很少有如此高的成长速度,这也成就了乐视网在证券市场上呼风唤雨的辉煌。”薛云奎说。

一位长期投资乐视网的散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在2014年底到2015年中的牛市中,乐视网是创业板上涨的领头羊,甚至股灾大跌后,它又大涨一波,那时似乎所有人都相信这样的公司未来会发展得很好,故事能讲下去,A股肯定有大批资金会捧它。

如今,他每股24元入手的股票跌到了不足5元,他早就对这只股票灰心了,“当交学费了吧,但也不会‘割肉’,看看它还能怎么样”。

本文由韦德国际体育官网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贾未回孙走了 乐视优质资金财产面对再也估值

关键词: 韦德娱乐